中国山东网首页  登录  新闻热线:0531-85876666 在线留言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昌乐火车站刘锡永对最后一个春运有着别样的心情

2018/2/11 16:18:15   来源:潍坊晚报

  1977年10月,19岁的刘锡永成为昌乐火车站的一名站务员,从卖票员到助理值班员,转眼间,刘锡永就到了该退休的年龄。2018年春运,成为刘锡永在昌乐火车站度过的最后一个春节。“以前上夜班觉着时间漫长,现在恨不得时间再长一些。”2月9日,这位在铁路上工作了40余年的老铁路人说,等站好这最后一班岗,他就可以安心退休了。

  每天引导160趟列车进出站

  2月9日,家住昌乐县五图街道潘家庄村的刘锡永一早便从家里出发,作为昌乐火车站的助理值班员,他需要在7:50前到达站上,点完名并与夜班同事交接完后,他便开始一天的工作。

  一台监测电脑、一部电话、一部对讲机……这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助理房里,摆放的物品一成不变,刘锡永也都是独自一人。虽然屋里开着空调,但刘锡永习惯穿着棉衣,戴着棉帽,因为每当对讲机中报出列车即将进站的消息后,他需要立即带上红绿两面小旗,到站台上迎接火车进出站。每天需要完成160趟列车的进出站任务。

  “助理值班员的重要职责就是接车,我必须比列车早一步到达站台,等着列车进站。”冬日空旷的站台上,寒风格外冷冽,在等待火车进站的几分钟里,刘锡永笔直地站在风中,目光紧盯火车进站的方向。记者留意到,他脚下的工作区里,水泥地面已经被磨得发黑。伴随着一声汽笛声,一列满载货物的列车进站,刘锡永便随着火车行进的方向,慢慢转动身体,直到火车驶出站台,他才进入屋里,等待下一趟列车。

  受父亲影响自小与铁路结缘

  今年60岁的刘锡永,在铁路上工作了40余年,即将在今年4月份退休。离着分别的日子越近,他越发舍不得。“我父亲原来在铁路上干装卸工,后来做道口工,回家就给我讲铁路上发生的事,小时候我还跟着父亲到站上玩过。”从小就对铁路有亲切感的刘锡永,在19岁那年如愿成为昌乐火车站的一名站务员。

  “上世纪70年代坐火车不像现在这么便利,乘客获取票务信息的渠道也不像现在这么便捷,只要有旅客来买票,车站就要卖票。师傅带了我一个月,就让我一个人去卖票。那时候站上人员不够,我卖客票的同时还兼货物售票、称重、检查等工作。”刘锡永说,他参加工作后的第一个春节就是在站上过的。

  干了一年站务员后,刘锡永又干了一段时间的扳道工,之后成了助理值班员,一直干到现在。起初胶济线是客货混跑,每逢春运,客流增大,火车上满员超载情况时有发生,为了能坐上火车,旅客也想尽办法,有时从车厢门上不去了,就从窗户钻进去;也有下车的旅客,被挤在车厢里面出不来,也会冒险从窗户往下跳。所以,刚当上助理值班员的刘锡永,不仅承担着接发车任务,更要兼顾旅客乘车安全等工作。

  40余年从未发生过安全事故

  伴随着胶济线客货分离,如今昌乐火车站仅有少数旅客列车在货线运行,“人挤人”景象也早已成为历史,刘锡永的任务也轻松了不少。只是随着铁路运行的规范化,操作流程也更加严格。“别看我是老头了,每天都要学习铁路管理规程,不然考试考不及格,就得丢人了。”说着,刘锡永从抽屉里拿出复习材料给记者看。

  “父亲年轻时在铁路上干装卸工,货物全凭人力搬运,我经常看见父亲身上有磕碰的伤口,但他从来不曾抱怨过工作辛苦。后来,我接替父亲到火车站上班,他常跟我讲一定要把工作干好,不能偷懒。”40余年来,刘锡永几乎没请过事假、病假。“我体格算好的,偶尔感冒发烧,只要扛一阵,基本就能好。”刘锡永笑着说,连婚假他都是提前结束回来上班。

  “在火车站工作这么多年,最让我欣慰的,就是工作期间从未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。以前火车站是开放式的,一旦遇到在铁路上徘徊的人,我就会多留意一下,防止他们做傻事,有好几次成功劝说的案例。”刘锡永说,他会尽职尽责地站好最后一班岗,让更多旅客平安回家,也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完美的句号。

  喜欢收集与铁路有关的物件

  40余年来,刘锡永每天与铁路朝昔相伴,就连他的爱好也与铁路有关。从年轻时开始,闲暇之余他就收集各种废弃车票,从最早的硬卡票,到后来的红色纸质车票,以及现在的蓝色磁性车票……各种车票他攒了厚厚一本。每次翻阅,记忆的闸门随之打开,将铁路发展的岁月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一直讲述到现在,每一次更新换代的重要节点,他都参与其中,成为他职业生涯中最珍贵的记忆。

  除收集车票外,他还有一个“百宝箱”,里面装满与铁路有关的老物件,如肩章、扣子、信号灯、信号旗等,都是过去铁路上淘汰下来的用品,这些他都视若珍宝。伴随着收集的物件增多,当年那个血气方刚的少年,渐渐变得满头白发。“第一年上班的时候,我就知道什么年龄退休,那时觉得40多年很漫长,没想到转眼间距离退休只有几个月了。”双手抚过老物件,刘锡永充满留恋,“以后铁路上的这些故事,我只能讲给我孙子听了,站上这些年轻人听不到了”。

  这么多年来,刘锡永觉得最亏欠的就是家人,因为离家远,经常他到家的时候已是夜间两三点钟,母亲和妻子牵挂着他,两人经常相互搀扶着到路上等他,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春节不能与家人团圆。“今年春节我还是不能陪他们一起过,等我退休以后,就有大把时间陪他们了。”对于退休后的生活,刘锡永准备一分为二,一部分用来陪家人,另一部分则用来到站上看看同事,“毕竟在这里工作了那么多年,说离开哪能那么容易”。

    编辑:曹涛    责任编辑:温伟伟

相关阅读

免责声明

1、凡本网专稿均属于中国山东网所有,转载请注明来源及中国山东网的作者姓名。

2、本网注明“来源:×××(非中国山东网)”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若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核实确认后尽快处理。

3、因使用中国山东网而导致任何意外、疏忽、合约毁坏、诽谤、版权或知识产权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种损失等,中国山东网概不负责,亦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。

4、一切网民在进入中国山东网主页及各层页面时视为已经仔细阅读过《网站声明》并完全同意。

友情链接

主管:山东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

国新办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号:371201200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号:鲁B2-20090023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号:(鲁)字第161号

短消息类服务接入代码使用许可证号:鲁号[2009]00010-B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510518 鲁ICP备10003652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202000536号

Copyright (C) 1996-2016 sdchina.com